送彩金200的网站大白菜,可以领取彩金的网站,免费送彩金平台

Loading……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广信息 > 文化遗产 > 文化典藏

史话襄城之二十文人墨客 不朽诗篇题壁佛地

【信息来源:【信息时间:2019-05-22 08:56  阅读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文人墨客 不朽诗篇题壁佛地

乾明古刹 酿育独特地域文化


首山乾明寺在宋朝初年,省念禅师住持以后,经历了三十多年辉煌鼎盛时期,省念禅师圆寂后,寺院又延续了百余年的香火旺盛。之后,宋王朝朝廷一路南迁,把广袤的北方地区遗留给异邦民族,江淮大地成了南北政权之间相互征伐、厮杀战场。在这样的环境下,寺院的僧人已不可能面对青灯古佛,“饥来吃饭,困来即眠”,了无心事自然而然地进入禅境了。四方的香客为生活和时势所迫,也没有了虔诚拜佛的心情。乾明寺渐渐地显得寂寞和冷清了。

乾明寺在经历了金元的冷清后,在明朝中后期明世宗的嘉靖间,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修葺和营造。这次营造的建筑风格和结构布局一直保存到四百五十多年后的今天。

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建在首山西端最高处的文峰塔。该塔于明嘉靖二十八年(公元1549年)动工,历时两年建成。塔呈八角形状,高十三层,由基台、基座、塔身、塔刹四部分组成,通高五十二米,造型挺拔,结构巍峨,坐在古襄城城楼,遥看落日夕照下的首山之巅的文峰塔,使人顿生一种“山到绝顶塔为峰”的感觉。此塔系襄城官员取“高垅为砚,汝水为池,则文风聿兴”之意,为昌盛襄城文风,在乾明寺之上修建的一座文峰塔。后来,文峰塔成为乾明寺的寺塔,山顶之塔与山腰之寺院相互映衬,蔚为壮观。此塔巍然挺立了四百余年,可惜在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之风中,被人炸毁。

其次是如今仍矗立于乾明寺山门前的砖雕照壁。照壁东西长12.93米,高16.64米,厚0.73米,呈“凸”字形,正面浮雕是根据《史记》所载“黄帝采铜于首山”内容绘制,画面嵌雕有十三个人的图像,其中有一位峨冠愽带,表情端庄肃然,是黄帝的形象,其余人物或搬运矿石,或举纤劳作,还有两人,相对而坐,面前似是棋局,似是对弈娱乐,背景画面有一高塔耸立,有山涧流水,有白云飘飘,有野花摇曳。主题浮雕两侧各有圆形浮雕,东为花卉,西为奔鹿,下部装饰有牧童骑牛和瑞兽。“黄帝采铜图”浮雕两侧嵌雕对联,上联为:“梵林明媚储万汇之精英”,下联为:“山势嵯峨壮一方之胜概”。背面浮雕内容是根据《庄子》中所载黄帝及其随从等“七圣迷途于襄城之野”绘制。浮雕下侧,有九个人物:前一人立于桥头,后有六人骑马作左右顾盼状,最后有两人似乎在作揖问答。浮雕的中部有野花遮道,有古树参天,有一所房舍脊檐分明。浮雕上方左侧又有一人物两手高低不等地举于胸前,作耕田劳作状,农夫面前有两只羊或坐或卧。画面两侧有联,上联是:“锦屏华丽漫沾天泽无疆”。下联是:“古刹崔巍大状地灵攸萃”。

“七圣迷途图”东侧有“高明广大”,西侧有“万象森罗”各四字,遒劲有力。字的上侧有序“两河宪使蜀玄明山人汤绍恩书”,下侧有落款:“明嘉靖已酉年夏四月望襄城立”。明嘉靖已酉年,当为嘉靖二十八年,亦即公元一五四九年。籍贯四川安岳县汤绍恩,嘉靖五年考中进士,初任户部郎中。嘉靖二十七年到襄城督学,恰逢乾明寺进行大修,并新建照壁,汤绍恩欣然题写了“高明广大”和“万象森罗”的额文。

在这次大规模的修葺过程中,许多文人雅士和地方官宦所赋的诗词和题写的匾额被勒石为碑,镶嵌在乾明寺内的不同部位,虽历经风雨,其碑文仍存,成为乾明寺悠久历史和浓厚地方文化的见证。

总之,自宋朝以后,经过明嘉靖年间对乾明寺进行的重修扩建,形成了自山门至山颠寺塔,前后九进,占地数百亩,布局严整,气势磅礴的建筑群。从远处遥观乾明寺,见其南依首山,北向汝水,西临古道,内外银杏古柏参天;高阁重楼,金碧辉煌,鳞次栉比,自山麓直抵山巅,迤逦霄汉;钟声悠悠,香烟袅袅,僧众济济,成为中原佛教胜地,也成为浏览胜地。因此,历代文人墨客、达官显贵无不以登览首山,拜谒寺院为人生之幸,并且多有题咏,从而使得山与寺存活于诗词之中,诗词也被题刻在山寺内。寺内有诗词而更富文化底蕴,诗词中因歌颂了山寺而铭刻在了历代襄城人心中。

在乾明寺照壁后的第一座殿堂——四大天王殿门的正上方,有一通长200厘米,高40厘米的石匾,匾额上镌刻着“中州第一禅林”六个大字。上款是“大明嘉靖贰拾柒年岁在戊申孟夏吉日”,下款是“知襄城县事潜江怀轩田助书”。上款标明题匾的时间是在公元1548年夏季的第一个月的一个吉庆日子,下款介绍题匾者的身份和姓名。《襄城县志》载:“田助,知县,湖广潜江人,举人,尊贤爱民,多惠政,力制豪右,有铁汉之名,嘉靖二十三年任。”

在乾明寺内一殿宇的外墙壁上,镶嵌了一块明朝大学士临颍人贾咏的诗《过襄城有怀·乾明寺》。诗曰:

路出名邦渺树烟,首山横带马蹄前。


身经七圣皆迷地,望入诸峰众妙天。


静境高寒真可爱,故人凋谢犹堪怜。


等闲又负登临兴,笑指云林一粲然。


落款为:“闻乾明为襄城第一禅林,两过其地而未得一游,不能不怏也,诗以怀之。临颍贾咏题。”

看来此诗是从乾明寺旁官道上经过,远眺乾明寺而赋诗抒怀。

在乾明寺内的另一面墙壁上,镶嵌着一块时任许州知府邵宝的诗碑《乾明寺纪游》。

邵宝,江苏无锡人,号“二泉居士”。明成化二十年(公元1484年)中进士,被朝廷任命为许州知府。在许州知府任上连任十一年。在任职期间,他重新修葺了颍考叔墓祠,在许昌将祭祀曹丕的魏文帝庙改为祭祀汉献帝。每月初一,他召集官学生,亲自授学。有占卜者从田野间挖出大骨,号称龙骨,能占卜祸福。邵宝从占卜者家中搜出龙骨,当庭焚毁,对占卜者施以杖刑。在他出任许州知府的第八年,即1491年,他游览乾明寺,写了这首《乾明寺纪游》:


峰有烟霞涧有泉,此中佳景是天然。


山穷西北翻称首,寺背东南却号乾。


三里到城如隔世,八年为郡几参禅。


题诗不尽登临兴,分付缁流莫浪传。


落款:“二泉居士”。


在以后的仕途中,邵宝先后任江西提学副使,浙江按察使,浙江右布政使,湖广布政使,右副都御史,贵州巡抚,户部侍郎,南京礼部尚书,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


在寺内另一座禅房墙壁上,镶嵌有范惟一的一首《乾明寺题壁》的诗碑。


范惟一是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官任明代嘉靖末年的河南布政使参政,分守汝南道,驻节南阳。嘉靖癸亥年(公元1563年)冬十月,范惟一和朋友杨安吾来到襄城,在首山乾明寺饮酒赋诗。酒酣耳热之际,环顾寺内寺外,正是天幕将落,暮云围合,寺内香客渐稀,寺外炊烟袅袅。范惟一心有所动,诗兴大发,随取笔墨,写下了《乾明寺题壁》:


灵峰上接郁蓝天, 萧寺迢遥架紫烟。

尚忆采铜来帝辇,还忴飞锡自唐年。


香云拂座兰花拥,宝月临杯一镜悬。


偶憩公车聊眺览,非关耽慕竹林禅。


落款:“嘉靖癸亥冬十月,与杨宪副安吾宴首山乾明寺赋,此托顾尹刻置寺壁,顾子通州人,时政详籍,其盖循吏也。分守汝南道右参政吴郡范惟一书。”


文中提到的顾尹,即顾奎,南通州人,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任襄城知县。顾奎治理襄城县的格言就是“兴一利不如除一害”。当时县内各地丈量土地的尺标,长短不一,顾奎将户部颁布的尺标刻置在石头上,放置在县衙外,名之为“石丈”,杜绝了下级官吏以长短尺鱼肉百姓的现象。


在乾明寺内有一通宽150厘米,高50厘米的诗碑。一通碑上镌刻了四首诗,其中三首都是和邵宝的《乾明寺纪游》的诗韵而新作的诗。


其一为:    野寺逢僧煮白泉,僧家兴味岂萧然。


山中日月今犹古,天下贞元复到乾。


漫说人心都是佛,安知我语不如禅。


独怜老衲传灯地,只恐真灯已不传。


其二为:    读易曾占天下泉,流行坎止不徒然。


老僧漫谓跏趺坐,君子还当终日乾。


云影天光经外典,鸟啼花落意中禅。


无尘有发休疑我,我本如来得正传。


其三为:     日来偶梦上林泉,此际南山兴宛然。


白雪阳春看泼泼,少年终日愧乾乾。


良知自是玄关佛,默识何须不悟禅。


千载阳明真特出,晴川早已继心传。


在寺内三佛殿殿门的东西两侧各镶一块诗碑。西侧诗碑镌诗:


中条递逦此穷头,汝水悠悠曲抱流。


千岁松巢千岁鹤,一层云锁一层楼。


绿蕉窗下听僧偈,玉乳泉边憩茗瓯。


咫尺城闉人境绝,不妨被暑恣踪游。


落款为“山阴王泮书,万历甲午六月,知县范维贤刻石。”


东侧诗碑镌诗:


尼父当年此问津,路将无道遇斯人。


师徒落难空回辙,沮溺狂言口伤身。


洷水尚含千古恨,羊山犹带四时嗔。


嗟乎亦乘门墙后,一度经过一怆然。


诗前题“过叶县问津铺,李如圭。”诗后落款“嘉靖戊子十年澧人李如圭。”


这些诗碑大多是在明嘉靖年间重修乾明寺时被镶嵌于寺内墙壁上,而保存至今,成为当时乾明寺或盛或衰的真实写照。


首山的秀美景色引来了开寺的游方僧人,积千余年之功力修建了规模宏大,气势不凡的乾明寺。首山和乾明寺的结合,使山和寺更具有魅力,不仅吸引了无数的文墨之客,在登山拜寺之余,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篇。更重要的是,这山,这寺,这数也数不清的登山者、拜佛者,蕴育了一方独特而奇异的襄城地域民俗和文化。


这就是闻名中原地区的首山农历二月十五酒会。


追溯首山酒会的历史,亦可谓源远流长。


远在佛教传入中国前的中国远古时期,亦即人类的童年时期,出于对一些天象和自然灾害的不能认识,不能解释,于是就有了神的概念。把人间的一切现象归结为冥冥之中神的操纵的结果。在人类的意念中,各种各类各方的神,可以随心所欲地主宰人间的世界,神高兴了,可以赐福给人类,世间就会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人民安居乐业,一番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假如说是神愤怒了,神怨恨人类了,就会降祸给人类,世间要么是洪水滔天,一片汪洋,人或为鱼鳖;要么赤旱千里,禾苗枯焦,土地龟裂,人辗转死于沟壑之中;要么瘟疫流行,千户萧疏鬼唱歌;要么烽烟四起,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人的生命太脆弱,面前摆着一百条路,只有一条是活路,其余九十九条都是死路,只要神不高兴了,稍微迁怒于人类,无论是对于整个人类或者是个体的生命,都是无法承受的。


怎么办呢?只有让神高兴,千方百计地让神高兴,不让神有稍微那么一丁点的不高兴。于是在恐惧神、崇拜神的同时,人们也就有了媚神、娱神的观念和行为。


媚神,最经典的莫过于《西门豹治邺》中的那个故事:在战国时,魏国的邺县有条漳河,河水经常泛滥,给百姓造成灾难,人们就归结于河伯发怒的原因。为了不让河伯发怒,一些官吏和巫祝们每年都要挑选长得好看的贫穷少女作为河伯的新娘,选择吉日,斋戒薰沐后嫁给河伯。河伯年年作新郎,自然是高兴,就不再祸害人类了。其它如杀生祭祀神的种种行为都是媚神的具体表现。


娱神,就是让神娱乐,让神高兴。要达到这个目的,最地的办法就是在神的面前表演各种滑稽杂耍动作,以后发展为演唱各种地方戏曲。东汉时期,道教兴起,佛教东传,各地佛寺道观比比皆是,人们娱神也就有了明确的地点和具体对象,在寺庙前搭起舞台唱大戏、玩社火、舞狮腾龙,让神、佛过得开心,并且每座寺庙都有自己特定的娱神日子,有正月初一的,有二月初二的,有二月十五、三月初三、六月初六、七月初七、七月十五等等不同的日子,到了寺或庙娱神的这天,山门前搭起戏台,请来戏班,名为娱神,实为娱人,香客熙攘,人流如潮,做大小买卖的也瞅准机会,摆摊吆喝,真个是神人同乐。


首山,由于距离县城近,只有五华里之遥,山西侧即是宛洛官道。所以早在乾明寺建寺之前的很久远的时期内,人们就有登首山的风俗。乾明寺建寺后,又多了一些进香礼佛的善男信女们。以前登山的人群和建寺以后礼佛的人群进行了有机的结合。香客们礼佛之余,会走到寺外到山巅走一走;登山的人,走下山后也自然会到寺内逛一逛。尤其是到了明朝嘉靖年后,寺塔就建在了山顶,倘若要在寺内拜完各殿佛界祖宗,也就到了山顶。礼佛和登山就融为一体了。


每年进入农历二月中旬以后,按时令是已交了春分,天气渐暖,和煦的春风吹拂下,草芽发绿,杏花、桃花渐次绽放,窝憋蛰伏了一个冬季的人们,在这个季节都愿走出家们,去户外踏春,尤其喜欢到首山之巅欣赏新春的佳景。寺院也是想借个人气,图个香火旺盛,就想选择在春季作为娱神日,逢五是佛教的吉日,尤其农历十五是月圆之日,农历上称为望日。于是乾明寺的住持禅师就把二月十五这天作为该寺院的娱神日,寺院僧人出面安排搭台唱戏,举办法会及各种法事活动。有佛事活动作为载体,首山脚下,县城内外的男女老幼、农商士贾、达官显贵、落魄书生、信佛的与不信佛的都要到乾明寺山门外,听大戏、看杂耍,信佛的诚心拜佛,没有佛缘的则以耍乐为趣。


从县城或四周聚焦在乾明寺内外,无论礼佛或登山,都绝非半晌时间所能完成的。于是,人们便提了食盒,里边盛了荤素稀稠各类食品来登山踏青,天近中午,游人们累了也饿了,在山巅山腰寻找一块平坦向阳的地方,找几块石头垒了石桌,各自找一块石头作为石凳,围坐一起,来一次野餐,别有情趣。更有人带了白酒果酒,对饮几杯,更觉豪气陡增,渐渐地成了习惯。二月十五首山野餐没酒总感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于是人人带酒,相识的人喝,划拳之声此伏彼起,不绝于耳。即使不熟识的人,碰到了一起也要相互敬上几杯。直至太阳偏西,山也登了,酒也喝了,便相互扶携着,“家家扶得醉人归”踉踉跄跄着走下山来。首山酒会声名鹊起,闻名中原,许多人涉百里路途,也届时来到首山,品味一下斗酒的感觉和滋味。


二月十五前后,和风吹拂,阳气升腾,正是人们放飞风筝的好时节,一些人便把风筝带到首山之巅,逛寺登山放飞风筝一举三得,其它人便纷纷效仿,带着自制的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形形色色的风筝,既放飞风筝又放飞自己的心情和理想。二月十五首山娱神活动又增加了放风筝一项内容。娱神会又有了风筝会的名称。


二月十五的古刹大会,其本意是为了娱神,娱神的活动是人来安排和组织的,人们便按照自身的喜好兴趣来娱神,这样就有了首山的斗酒活动,又有了比赛风筝的活动。娱神、斗酒、放风筝,这是首山和乾明寺所蕴育的一块独特而奇异的襄城独有的民俗传统和地域文化。





未完待续......

本站所载《史话襄城》内容未经特别授权,任何个人或组织均不得转载、编辑、链接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